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长生 > 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张文华的仁政
听书 - 长生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张文华的仁政

长生 | 作者:秦岳| 2020-02-21 01:3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一章

    张家。

    奏乐人吹弹这轻快的音乐,身如柳絮的女子摇曳着妩媚的舞姿。

    张文华浮夸的高坐在上,脸上带着笑容,与两旁来恭贺的人一同饮酒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大家共饮此杯。”张文华豪情万丈,一挥手,令众人与他一同饮尽杯中水酒。

    “张子不愧是金科状元,这份才情,这份情调,世间少有,尤其张子谱写的曲子,更是动听,我觉得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……”王家公子哈哈笑道。略带奉承。

    “王公子也是一表人才,他日不然成就不凡。”张文华笑道,身体斜坐在高位,眯着眼睛,意兴阑珊的看着堂下的众人。

    八年过去了,王员外比那一晚时,要苍老了不少,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张文华眯着眼睛,但王员外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注视,顿时心中一跳。张文华面不改色,举起酒杯:“饮酒,饮酒,不知道王员外觉得我家中的舞姬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美,美极了,跳的舞也动人极了。”王员外连忙奉承,同时举杯饮酒,今日此来,就是为了打探情况,毕竟当初是他们王家害死了张文华的母亲,更是当着张文华的眼前,烧毁了他母亲的尸体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这算是深仇大恨,但如今看张文华的样子,似乎早已经沉迷玩乐,什么仇恨早已经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这让王员外松了一口气,不过心中却低看了一筹张文华,心中道:“终究是草芥出身,从未享受过这种富足生活,如今终于享受到,顿时就沉迷的不能自拔,整日只知吃喝玩乐,再过几年,怕是寒窗十年的才情都要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王员外自然不希望张文华有手段,越是如此,他才越放心,越觉得张文华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孔大人当初怎么会把女儿嫁给此人,当时我还吓了一跳,之前听闻此人中榜,更是心惊胆颤,如今看来,此人早就把生他养他的母亲之仇忘记的干干净净了。”王员外脸上的微小变化,全在张文华眯着的眼帘中。

    张文华嘿嘿一笑,笑的阴险极了,可是他又醉醺醺的,实在让人摸不准他的真实心绪,到底是真醉了,还是假醉了。

    “张文华也就是装装样子,看着像是打盹的老虎,让人远远的看一眼都觉得害怕,走进一看,其实就是个打盹的猫咪罢了。”张员外心中更加放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府外传来,同时一个男子的大声传来: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走入堂中,欢快的音乐骤然一停,跳舞的女子也退到两旁。

    张文华脸上露出不喜之色,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有几个乞丐被打了,前来报案,还请大人立刻升堂……”那人说到这里,立刻被张文华厌恶的声音打断:“我当什么事,这种小事也来烦我?你们把打人者抓到府衙,打上三十大板,然后让他们赔钱补偿那几个乞丐的医药费。多简单的事,需要什么断案?下去,下去,别扫了我的雅兴……”

    来报的捕快似乎还想说,但见张文华凌厉的目光扫去,骤然闭口,急忙退步离开大堂。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,我县郡有了大人这样的青天,以后百姓有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愿意为几个卑贱的乞丐主持公道,这件事若是传到京城,一定会得到皇上的嘉奖,张大人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一众士绅立刻马屁连连,王家的人也跟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算你们有眼光,说的不错,都说到心坎上去了,其实张某做这些不过是门面功夫,给上面人看罢了。”张文华大笑,连道:“奏乐,起舞……”

    肃静的大堂立刻载歌载舞,春喜之音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个小厮从门外悄悄进来,在王公子耳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!

    王公子拍桌而起,目光直视张文华,喝道:“张大人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此一闹,立刻让刚刚起来的春喜之音再次停下。众人都吃了一惊,王家公子这是怎么了,居然这样子说话?

    王员外皱了皱眉,也是看了自己儿子一眼,不过没有立刻让其住口,而是等对方说完了,在带着歉意,对着张文华赔罪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文华似乎酒醒了一些,在高位坐好后,目光扫向满脸怒气的王家公子,道:“我什么意思?没什么意思啊,大家喝喝酒,听听曲,再看看女人跳舞,不是很美的一件事么?你怎么大声喧哗,无理取闹?”

    “哼,张大人之前让打三十大板的人,可是我王家的下人,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,我希望张大人立刻放了我们王家的下人,然后把那几个乞丐抓起来。”王公子喝道。

    “哦?本官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了,倒是想问问你什么意思?”张文华仰头满饮杯中酒,眼睛中露出一丝锋芒,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年轻人道:“莫非你要本官朝令夕改,收回成命吗?如果这样,本官的威严何在,威信何在?再说,本来就是你们王家的狗打人在先,本官又没有判错案,何须改?”

    王公子脸色愈发不好看,只是被张文华怼的此刻竟一时无言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以前的孔大人都不敢对王家这样子,张文华吃熊心豹子胆了?

    “我好端端的听曲,看舞,你屡次扫本官的雅兴,本官对你是

    一忍再忍,王员外管管吧,要是公子喝醉了,就让他回家去,不要扫了在场众人的兴致,本来挺开心的一件事,被你们这一闹,闹成什么样了?”张文华语气加重:“如今竟然还要教张某怎么做官了,好大胆子,哼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多心了,犬子绝没有其他意思,只是那被打的人是与犬子从小玩耍,平时情如手足,难免情急。”王员外眼睛一转,微微一笑,拱手赔罪后,又拉了拉旁边的王公子:“还不给张大人赔罪?有什么事,不能私底下说?”

    王公子也是恍然大悟,在这么多人面前让张文华下不来台,张文华自然不会有丝毫退让,若是私底下说,可能这个事就很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刚才我喝多了,不要怪罪,我自罚三杯。”王公子连饮三杯酒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样才对嘛,原来王公子没喝醉,既然这样子,那一切继续,继续……”张文华又坐在了首位,眯着眼睛,远远的望着他像是一头正在打盹的猛虎,令人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来,举杯,同饮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张文华大笑。

    春喜之音再起,美人身着半透明的裙纱,舞姿袅袅娜娜,引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王公子咬了咬牙,小声对王员外道:“这张文华才当了几天的官,威风倒是不小,孔大人以前都要忌惮我王家三分,这张文华真是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算了算了,新官上任三把火,现在他正找机会树立自己的威风,把你下面的狗~管一管,不要引火烧身,毕竟以后这郡县天,要姓张了。”王员外道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,张文华出现在府衙,远远一看,几个乞丐身上半点伤势都没有,正一脸笑嘻嘻的在喝茶,脸上都带着激动,其中几人还不断的在点着钱,显然是之前拿到的赔偿金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怎样,有没有手上?”到了门口,张文华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来了……”几个乞丐急忙起身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以后你们还要为我做事,见我就不用像是普通百姓那般下跪了。”张文华道。

    几个乞丐受宠若惊,连连道:“大人对我等的恩重如山,我等真是不知道怎么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怎么样,有没有被打伤?”张文华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几个皮糙肉厚,挨了几脚,就倒在地上不起来,等捕快来了,我们就把事情像之前一说,果然王家就给了赔偿金,十几两银子呢。”几人说到十几两银子时,那是喜不自胜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十几两银子可是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,以前要饭乞讨的时候,他们也挨过打,但从没想过,被打后,可以拿到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“读书人就是不一样,同样是挨打,读书人就能要来十几两银子,咱们能要来一个馒头都算不错了。”一个乞丐说道。

    领头的乞丐立刻喝道:“大人读书那是志向,怎么可能用来要银子,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知道大家都是无心之举,张某也不是拘泥小节之人,只要你们诚心诚意为我办事,以后好处多得是。盖房娶妻,布置田产,成为乡绅也未必不可。”张文华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……”几人再次跪下,连连磕头,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,他们几个乞丐,有朝一日也能变成人上人吗?

    张文华坐下,却没有多说,而是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香茶。

    为首乞丐立刻一拍脑门道:“大人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您教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做,一切照旧,就让他们打你们,打一次赔一次钱,这钱赚的多容易。”张文华坏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看看,我刚才就说这么干,你还不信,你看看大人现在也这么说,咱们发呆了,照这样子下去,过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买田盖房了。”一个小乞丐激动道。

    为首乞丐似乎想的有些多,道:“大人,若是王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切有我,你们不会有事。”张文华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白了,大人尽管放心,这王家从今以后将永远不得安宁。”几个乞丐离去。

    孔曌从后院走出,皱了皱秀鼻道:“相公以后不要让这些人来这里,他们身上有臭味,闻着这味道我想吐,相公如今身份不比从前,不应该在和这等卑贱的人有过多的来往。”

    张文华脸色冷漠,道:“我以前也是乞丐,莫非你也看不起我吗?”

    “相公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不要生气。”孔曌急忙道,生怕张文华误会什么。

    张文华哈哈一笑,一拉孔曌玉手,使得她倒在自己怀里,发出娇呼。张文华将她横抱而起:“哼,你以为道歉就算完了,看我今晚上不好好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羞死人了。”孔曌俏脸通红,像是抹了一层胭脂,愈发娇俏,埋首在他怀里,都不敢看人了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张文华笑声远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文华有些诧异,到了中午的时候,还没有消息,心道:“这王家还真是忍得住,平日的威风与狠辣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吃过午饭,他眯着眼睛小睡,感觉到有人接近,他睁开眼睛,只见捕头走到近处,道:“大人,王家报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王家报官了,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张文华都是一愣,这是闹哪门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

    说有几个乞丐,身上抹着大便,在王家门口徘徊,闹得王家臭气熏天。因为昨天大人的教导,王家这才忍让没有再动手,还请大人出面,把那无事生非的几人抓起来,一定要严惩。”捕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这事,那几个乞丐居然往什么摸大便,这真是出人预料,哈哈哈……”张文华想想那个画面,再想想王家人一个个捏着鼻子,满肚子火气的样子,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捕快上前取出一张银票,上面是一百两。

    张文华扫了一眼,道:“收起来吧,就当我请兄弟们喝酒了,今晚上最大的酒楼,让兄弟们都来,咱喝他个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谢谢大人,我替兄弟们谢谢大人。”捕头没想到张文华居然如此慷慨。

    “我对待自己人,永远不会亏待,对待自己的对手,我也是极度残忍,只要兄弟们愿意跟着我干,让大家去京城当差,也未尝不可。单捕头劳苦功高,一直任劳任怨,过几年我就要回京了,到时候若是情况允许,我会带着你。”张文华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卑职一定肝脑涂地来回报大人。”捕头激动了,单膝跪地,大手扶着腰刀。

    “我年纪比你小,就不叫你单捕头了,以后叫你单大哥。”张文华起身,将单捕头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单捕头感激涕零,一个诺大的汉子,眼睛居然微微发红,在以前,他们这些人就是别人的牛马,谁曾这么看得起他们?

    “大人,那几个乞丐我们该怎么处理?”单捕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官,自然要秉公执法,否则老百姓怎么看咱们?那几个乞丐往身上摸大便,影响市容,拉回来关上一天,让他们好好反省反省,但念起没有大过,明早上就放过去吧。”张文华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。”单捕头离开。

    张文华又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,靠着椅背,眯着眼睛,他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眼睛盯着池塘里游动的金黄色锦鲤:“鱼儿要上钩了吗?这种乡下地方,土豪士绅能有什么见识,应该也没有其他方法解决此事了,或者说,他们想不到其他方法解决那几个乞丐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,笑的阴险极了。

    又一天,秦嵩夜晚又笙歌,美妙动听的音乐,载歌载舞的女子,妖娆婀娜的娇躯,令人遐想。

    他这一晚睡在了这里,似乎在音乐中陶醉的睡去。

    一众粗糙的汉子,哪里见过这等动人的场景,到了最后都忍不住,都无法装模作样,抱着一个个女人上楼。

    单捕头倒是坚韧,拿着毯子下来,为张文华盖上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,阳光绚烂,乞丐从牢房里走出,这一晚上他们也是好吃喝好喝,鸡鸭鱼肉,美酒美女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张大人居然还未他们安排了女人,虽然长得不咋样,但对他们这些几年都没闻过鱼腥的猫来说,自然无法忍耐分毫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是咱们的贵人,贵人吩咐的事,咱们就算豁出命也要办好。尝过好日子的味道,我再也不想成为乞丐了,只要能过上这样的日子,让我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几个乞丐愈发有底气,并没有立刻去王家,而是准备商量一下,用什么方法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让王家不舒服,咱们晚上去,要他王家从此在郡县香飘十里。”几个乞丐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家之中,王公子拍桌而起,勃然大怒:“什么,那几个乞丐才关了一天,你打听清楚了吗?是不是在牢房里被打成了残废,然后拖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人活蹦乱跳的,根本没被折磨,这个张大人拿钱不办事。”下人回道,似乎想起了什么,继续说:“那老头说了,张大人要实行仁政,就在当晚还给牢房里所有凡人加餐,还让他们洗了澡。”

    “仁政,狗屁,这他娘的读书把脑子读傻了?还给犯人洗澡加餐?疯了吧!”王公子咬牙切齿:“爹,你说这怎么办,没想到这个张文华,居然是这种人,只拿钱不干活,你说这种人脑子里到底想什么,当官的我见过,这种当官的还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“张文华才情不凡,乃当今状元,心思早就不在这里,现在做的事,都是给上面人看,想着尽快回到京城。几个乞丐,一百两银子,与他的前途相比,换做是你,你怎么做?”王员外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怎么般,难道这口气我们要忍下不成?多少年了,我从小到大,就没见过咱们王家这么屈辱过!”王公子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让下面人动手吧,事情做的干净一点,否则以后什么阿猫阿狗,都敢在我王家面前撒野了。”王员外笑了一下:“今夜我亲自去见一见那位张大人,看来我真的老朽了,居然小看了这位张大人的志向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在另一边,张文华把单捕头叫了过来,道:“单大哥,我最近在考虑一个事,为了兄弟们以后在办案的过程中尽量少受伤。从今天开始,你们一日四餐,有荤有素,但早晨与晚上,都要一起跑步,锻炼身体,顺便还能巡视一下咱们县城的安危问题,可谓是一举多得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先替兄弟们谢谢您了,您真是青天啊。”单捕头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上月明星朗的,召集一下兄弟们,从今夜就开始锻炼吧。普通宅区就算了,否则范围太大,你们着重在乡绅区域巡视,要保证这里的乡绅尽量不要出问题。”张文华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我明白了。”单捕头离去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